分享到:

鸳鸯蝴蝶派

鸳鸯蝴蝶派是以徐枕亚、张恨水、周瘦鹃、包笑天等为代表的一个文学流派,它滋生于半殖民地的“十里洋场”,盛行于辛亥革命后至“五四”运动前后,蔓延于三十年代,逐渐衰落于新中国成立前夕,它是现代文学史上影响较大、“资格最老”的一个文学流派。它之所以称为“鸳鸯蝴蝶派”,是因为作者们常用“三十六鸳鸯同命鸟,一双蝴蝶可怜虫”来概括其言情小说的内容。正如鲁迅在《上海文艺之一瞥》中指出的:“这时新的才子+佳人小说便又流行起... (本文共3053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外文学流派》

相关文献

近代民国出版映像:鸳鸯蝴蝶派与世界书局的关系

东南传播
东南传播

一、研究问题近年对鸳鸯蝴蝶派与民国出版业关系的研究,或多或少地会提到世界书局发家与鸳鸯蝴蝶派的密切关系,世界书局跟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并列为民国三大书局,但跟中华书局和商务印书馆一开始就有深厚的官方背景不一样,世界书局在一开始以出版通俗文学起家,因此并不被正统的知识分子所认可。通过出版通俗文学小说期刊和单行本积累了一定资本后,在二十年代中期为转型而进军教科书市场,世界书局出版的教科书内容新颖,价格较低,又由于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的教科书比较昂贵,一般平民百姓消费不起,世界书局因此在教科书市场站稳了脚跟,世界书局的业务也逐渐扩大,成为跟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三足鼎立的出版公司。本文主要探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世界书局和鸳鸯蝴蝶派因为什么契机走到了一起;二是世界书局和鸳鸯蝴蝶派的这种联合发展从兴起到顶峰再到衰落经历了一个怎么样的过程;最后通过总结史料,透析鸳鸯蝴蝶派和世界书局关系从发展到没落背后的原因。二、世界书局与鸳鸯蝴蝶派的因缘巧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东南传播》

鸳鸯蝴蝶派研究述评

语文学刊
语文学刊

严格说来,鸳鸯蝴蝶派只是民国旧派通俗小说的一支,但习惯上用鸳鸯蝴蝶派来统指民国旧派小说。基于本文的研究目的,使用广义的鸳鸯蝴蝶派的概念更为方便。鸳鸯蝴蝶派在中国文坛上存在过近四十年,出版过大量的作品,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在解放后的社会主义大改造中走向了终结。这一个流派曾经被新文学家视为“文丐”、“文娼”,五六十年代被当作“逆流”来批判,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它们没有任何位置。北京大学中文系编著的《中国文学史》写到:“在民国初的七八年中,犹如政治上革命高潮的低落一样,晚清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的主流也暂时退潮了,当时泛滥文坛的是喧嚣一时的反动逆流———‘鸳鸯蝴蝶派’和黑幕小说。”[1]复旦大学中文系编的《中国近代文学史稿》也认为:“在这股文学逆流中,小说表现得最为突出,有鸳鸯蝴蝶派、黑幕小说、侦探小说、武侠小说、其中有以鸳鸯蝴蝶派小说最为猖獗。”[2]八十年代后,鸳鸯蝴蝶派的研究逐渐展开,对鸳鸯蝴蝶派的评价逐渐上升,有学者认为是中国现代文学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语文学刊》

鸳鸯蝴蝶派的另一种面貌——读《鸳鸯蝴蝶派与早期中国文化创意产业1919-1930》

台州学院学报
台州学院学报

我们真的了解鸳鸯蝴蝶派吗?自上世纪80年代始,不少学者都在为鸳鸯蝴蝶派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正名”。范伯群就提出,鸳鸯蝴蝶派所代表的通俗文学和精英文学应“比翼齐飞”,共同成为中国文学史的主体[1]。这些年来,“比翼齐飞观”已得到了学界共识,在这种共识的激励下,鸳鸯蝴蝶派研究也日益丰满。当然,不少的研究存在着老调重弹的毛病。在鸳鸯蝴蝶派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得到共识之后,还能从哪些方面拓展对于鸳鸯蝴蝶派的认识,继续推动鸳鸯蝴蝶派研究走向深入,仍然值得我们思考。《鸳鸯蝴蝶派与早期中国文化创意产业1919-1930》一书就通过视角的灵活转变、史料的深入挖潜,刷新了对于鸳鸯蝴蝶派的认识,开启了鸳鸯蝴蝶派研究的新境域。鸳鸯蝴蝶派只是写写小说吗?该书的回答是:不是。该书独辟蹊径地概括出鸳鸯蝴蝶派的另一个身份:文化产业的创意阶层!鸳鸯蝴蝶派不但是通俗文艺流派,而且是文化创意阶层。这种提法跳出了传统认识的范畴,跃升到文化创意产业的角度来探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台州学院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