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吕氏春秋

亦称《吕览》,中国战国末期杂家代表著作。吕不韦组织其门客编写。注释本有汉高诱《吕氏春秋注》,清毕沅《吕氏春秋新校正》,近人许维通《吕氏春秋集解》等。吕不韦(前?—前235),中国战国末期的政治家、思想家。卫国濮阳(今河南濮阳西南)人,原为阳翟(今河南禹县)巨商。因助秦始皇之父子楚继承秦国王位,被任为相国,封文信侯。秦始皇继位后,继任相国,称“仲父”。执政时攻取周、赵、魏的土地,建立三川、太原、东郡三郡,在秦统一六国中... (本文共91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吕氏春秋》中表高程度的副词研究

广东教育学院学报
广东教育学院学报

《吕氏春秋》是一部重要的先秦典籍,共有表高程度的副词7个:“极”、“最”、“至”、“太”、“大”、“甚”、“殊”。所用副词不多,但用例情况复杂,小类齐全,已非常成体系。在句法功能方面,《吕氏春秋》中表高程度的副词与其他先秦同类程度副词没有很大差异。但也体现出明显的时代特征。本文对《吕氏春秋》中表高程度的副词进行计量分析,力图为《吕氏春秋》专书研究提供材料和观点方面的佐证。一、《吕氏春秋》中表高程度副词的单个分析(一)极《说文》:“极,栋也。”[1]是“屋脊,栋梁”的意思。作形容词表示“达到极点,最高的”之意,作状语表“最”的意思。在《吕氏春秋》中共有4例:极卑极贱。(《吕氏春秋·求人》)极远极劳。(《吕氏春秋·求人》)句中“极”作状语,修饰形容词,且构成“极……极……”句式,表“极为……极为……”之意。这种句式可说是较特殊的。因为古汉语程度副词并用构成“A……A……”这类固定句式往往是在“表示程度变化”那一大类中才常见,表示两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吕氏春秋》所見“名”的政治思想研究——以《正名》、《審分》篇爲主

诸子学刊
诸子学刊

關於《吕氏春秋》的編撰過程,《史記·吕不韋傳》有如下記載:當是時,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趙有平原君,齊有孟嘗君,皆下士喜賓客以相傾。吕不韋以秦之彊,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時諸侯多辯士,如荀卿之徒,著書布天下。吕不韋乃使其客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爲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餘萬言。以爲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吕氏春秋》。可見《吕氏春秋》非一家之言,是由吕不韋使衆多賓客“人人著所聞”,然後加以採擇、綜合之後形成的。《漢書·藝文志》將《吕氏春秋》歸爲“雜家”,可能是因爲這部書内容雜駁,没有一條貫穿始終的思想主綫2。班固在《漢書·藝文志》中對“雜家”的定義是“兼儒、墨,合名、法,知國體之有此,見王治之無不貫”。事實上,《吕氏春秋》中不僅有“儒、墨、名、法”,也有道家、陰陽家、兵家、農家的學説,其中,陰陽五行家是基本框架,道家、儒家的學説被採用者最多。説“知國體之有此,見王治之無不貫”,則表明12本文引用《吕氏春秋》,以...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诸子学刊》

胡适《读吕氏春秋》的贡献

安徽史学
安徽史学

在近代《吕氏春秋》研究史上,胡适贡献了一篇论文——《读吕氏春秋》,一篇札记——《〈吕氏春秋〉可能是二十六篇割裂成为一百六十篇的》1,其中《读吕氏春秋》一文以往读者关注极少,论著寥寥,然其对《吕氏春秋》研究确有开拓之功,本文爰就此略陈管见。一据胡适生平年表、胡适著译系年,结合胡适日记可知,《读吕氏春秋》原是胡适《中国中古思想史长编》第二章“杂家”的主体部分2,1930年3月20日校改,在收入《胡适文存三集》卷三时,去掉第一节“道家与杂家”,删去结语一段话,突出了《吕氏春秋》与李斯的关系,内容相对完整独立,遂更为现名3。123此文原载1979年台北胡适纪念馆影印的《胡适手稿》第9集,后收入季羡林主编《胡适全集》第8卷,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479—482页,系读尹仲容所赠新版《吕氏春秋校释》所写札记。胡适著、季羡林主编:《胡适全集》第6卷,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35—65页。《读吕氏春秋》收入1930年9月亚东图书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安徽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