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枚乘

字叔,淮阴(今江苏淮阴)人。初为吴王刘濞郎中,时濞欲反,上书谏阻,不听,遂去为梁孝王宾客。濞既反,再上书劝其罢兵,又不听,由是知名。后归居淮阴。武帝即位,以安车蒲轮... (本文共203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枚乘集的文献史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枚乘,字叔,西汉淮阴(今属江苏淮安)人。生年史无明文,推测“生于秦始皇末年或秦二世之时,约公元前210年前后”[1]。而卒年据《汉书》本传称:“武帝自为太子闻乘名,及即位,乘年老,乃以安车蒲轮征乘,道死。”一般认为,卒在武帝建元元年(前140),为了谨慎起见,标注为约前140年卒。学界也存在将其卒年系在景帝后元三年(前141)和武帝建元三年(前138)两种意见。前者将武帝即位和枚乘之死系在同年,且认为枚乘之死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2]127。后者的根据,是东汉荀悦《汉纪》的记载:“(建元)三年春,上以安车蒲轮迎枚乘,乘年老,道死。”遂系在该年[3]。枚乘主要生活在汉初的文帝和景帝两个时期,其仕履及文学活动略晚于贾谊,而与晁错大致同时。一、枚乘的史传与作品关于枚乘的最早记载见于《史记》。如《鲁仲连邹阳列传》称,“(邹阳)游于梁,与故吴人庄忌夫子、淮阴枚生之徒交”;又《司马相如列传》称,“会景帝不好辞赋,是时梁孝王来朝,从游说之士齐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枚乘的创作、思想与行迹论略——以对其作品语源的考察为中心

齐鲁学刊
齐鲁学刊

汉武帝刘彻建元元年(前140),枚乘应武帝之诏前往长安,因年老而死于道中。关于枚乘之死,刘跃进先生评价说:“枚乘之死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第一,标志着盘根错节的王侯文化的终结;第二,标志着无为而治的黄老思想的终结;第三,标志着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的终结;第四,标志着汉帝国进入一个全新的时期。”[1](P90)这个论断是十分全面而深刻的,枚乘确是西汉前期即武帝之前具有标志意义的文人。枚乘及其创作的存在,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重要作家和新文体的开创,他象征着一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政治、思想与文化等因素都在他身上体现或折射出来,而他自身的个性与价值,也得以张扬和实现。限于材料与思考的角度,目前学术界对于枚乘的研究主要着眼于其文学史成就与地位,而对其思想、人格等方面的研究尚不深入。本文拟从对枚乘作品语源即文献来源的分析出发,考察其思想、人格与人生去取,进而探讨其与所属时代之关系,以期加深对枚乘的认识与理解。一、枚乘的生平与创作枚乘,字叔,淮阴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齐鲁学刊》

枚乘卒年与枚皋生年新考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一、目前学术界的主要观点关于枚乘的卒年,建元元年说居于主流地位。例如,陶秋英《汉赋之史的研究》、马积高《赋史》、袁行霈《中国文学史》及费振刚《全汉赋校注》、赵逵夫《汉魏六朝赋点评》等一致认为枚乘卒于武帝建元元年(前140)②。当然,学界也有不同的声音。比如,刘跃进提出枚乘卒于景帝后元三年(前141)说[1]127。总体看,武帝建元元年诏举贤良、《汉书·贾邹枚路传》载武帝即位后征枚乘是上述持论者的主要依据,甚至持异说的刘跃进也以此为据。而且,在此基础上,赵逵夫曾对枚乘的生年予以推定,并认为枚乘被征时“无论如何在60岁以上”[2]。关于枚皋的生年,主要有骆玉明的景帝前元元年(前156)左右说、景帝前元元年(前156)说③、赵逵夫的文帝后元四年(前160)说等。骆玉明以《汉书·贾邹枚路传》载枚皋“年十七,上书梁共王,得召为郎”为证据,认为枚皋上书应在共王嗣立之次年(景帝后元二年)以后、武帝建元二年之前,即公元前142年至公元前139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