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太室

(明)文翔凤独步嵩高最上头, 凭陵万里见高秋。西连紫塞千山出, 东指黄河一线流。汉畤秦封何处所①,卢岩许岭自清幽②。登临顿失风尘色, 极目浮云澹不收。【题解】此诗写作者登太室绝顶所见,气象开阔;追寻古代封禅之地,隐士之所,又表超凡... (本文共29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春秋晚期禮樂遷移的一個標本 太室塤銘文分域研究

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

春秋時期,由於賜樂制度的存在以及禮崩樂壞的發生,在周王室與諸侯國之間,或諸侯國與諸侯國之間,均存在着禮樂遷動、文化下移的現象,這早已是先秦史硏究者的共識。通過對故宮所藏太室墳銘文的仔細考察,打破晚淸以來陳說之束縛,重新思考太室墳及其銘文之分域,貝呵得出與以往硏究者完全不同的結論,新的結論很好±也反映了春秋麵禮樂遷移的事實,太室墳也因此成爲春秋晚期禮樂遷移的一個標本,在它背後有着太多耐人尋味的故事,等待着人們的探索與挖掘。我們生存在時間與空間交織宇宙中,故若想證明某事物的存在,就必須考慮其時間與空間的坐標,將其還原至確定的交叉點上,才有可能對其證實,幷進一步討論其意義與價値。故宮所藏太室墳等陶墳上,由於銘有“司樂”等銘文,故成爲獨特的古文字材料,不再僅僅作爲樂器而存在。無論就其古器物屬性而言,還是對其古文字屬性而言,首先要思考的,必然是上述“時空問題”1—即:該器物及其銘文的分域與斷代問題。本人已有陋作詳細探討了銘文中有“司樂”二...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文化》

太室塤的發現與鑒定 晚清金石文化圈的一個剪影

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

關鍵詞:太室埙《周禮》是硏究先秦禮樂制度、禮樂文化的基本典籍,其中《大司樂》一篇,集中記載了與禮樂制度關係密切的諸種音樂職官,故更爲學者所重。然此篇來源存疑,“大司樂”作爲音樂職官又於金文無徵,故該職見疑於後人。晚淸時,山東靑州出土了若干枚陶墳,其中一枚陶墳銘有“令司樂作太室墳"七字,故被稱作“太室墳此墳後被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李純一《先秦音樂史》等音樂史書籍引用,用以作爲兩周樂官曾經存在的重要實物證據。然而關於“太室墳”的眞僞,卻自其出土時起,直至今日,一直聚訟不已,爭論不休。如方建軍先生在《太室墳、韶墳新探》一文中,便對山博所藏太室墳及故宮所藏韶墳提出質疑,推測山博與上博所藏太室墳均爲僞器。1而辨僞工作的開展,首先最重要的是先能厘淸“太室墳”的來龍去脈與遞藏之處,唯有如此,方能對陶墳有更淸晰的認識。本文將利用淸代學者的題跋、日記、書札,對晚淸靑州所出古陶墳的發現與鑒定過程,做一詳細梳理,幷借此以窺晚淸金石文化圈之盛。...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文化》

太室埙、韶埙新探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

“太室埙”和“韶埙”是两种有铭文的陶埙,常被中国古代音乐史著述所称引,为这方面读者所习知。1916年,罗振玉先生在《金泥石屑》中最早著录了这两种陶埙的铭文拓本,其中有同铭太室埙六件,韶埙三件,以及不同铭的韶埙一件[1](卷下)。之后,一些古器物图录及古陶文汇编等书籍均有转录。1980年,于省吾先生撰文,称其友人另赠太室埙和韶埙铭拓各一,并谓此二埙传出山东青州[2]。1981年,杨荫浏先生在《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中引用这两种陶埙,并断其时代为西周[3](第41页)。1994年和1996年,李纯一先生的《先秦音乐史》和《中国上古出土乐器综论》二书均有论述,所引二埙乃故宫博物院藏品,李先生断其时代为春秋或东周[4](第124页)[5](第404-405页)①。自1996年始,《中国音乐文物大系》陆续出版,从其中的《北京卷》、《上海卷》和《山东卷》可知,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都藏有太室埙和韶埙各一件,山东省博物馆藏有太室埙六件,均系个人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