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滑稽戏

滑稽戏是在抗日战争中期,在中外喜剧、闹剧和江南各地方戏曲的影响下,由上海的曲艺“独角戏”逐步演而来的新兴戏曲剧种。它流行于上海、江苏、浙江的许多地区,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著名滑稽演员王无能一人成档,专事滑稽曲艺的演出。当时人们把这样由一人演出的滑稽曲艺称作“独角戏”。除王无能外还有著名的独角戏演员江笑笑与刘春山。江、刘二人与王无能鼎足而立,各有所长。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一些独角戏艺人和文明戏演员纷纷组... (本文共943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华旅游通典》

相关文献

上海滑稽戏生存现状及推广策略

戏剧之家
戏剧之家

海派文化自20世纪30年代从吴越与欧美文化中脱胎形成于上海,成为上海“兼容并蓄”的文化代表,上海滑稽戏作为海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喜剧文化与地方特色有机融合,同时接受了西方喜剧的影响,创造出众多脍炙人口的剧目,2011年正式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本文主要通过分析上海滑稽戏的发展现状,进一步提出新时代下,传统艺术与多媒体技术结合传播的可能性,以及促进传统艺术进步的有效途径与推广策略。一、上海滑稽戏发展历程及基本特征上海滑稽戏主要流行于上海及周边江浙地区,主要以上海闲话作为表演语言,抗日战争中期,上海的“文明戏”“独脚戏”融合了西方喜剧和地方戏曲剧种的表演特点,逐步形成这一新兴戏曲剧种。滑稽戏在文革期间,被冠以“庸俗”等名头而遭到禁演。直到1978年左右,才重新成立了滑稽剧团。当今,除上海外,只有苏州、杭州、常州、无锡各有一个滑稽剧团[1]。近年来,在许多优秀演员的创新创作下,也涌现出大量脍炙人口的滑稽戏作品。而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戏剧之家》

明场与暗场:滑稽戏对“十七年”电影的创作介入(1949—1966)

北京电影学院学报
北京电影学院学报

伴随着清末开始的一系列戏曲改良活动,在十里洋场的上海出现了“新剧”“文明戏”活动,不同于传统旧剧脸谱化表演,这种擅长针砭时事的表演在当时方兴未艾,其中有一分支“趣剧”在当时大受欢迎,“趣剧原是新剧正剧演出前加演的喜剧,随着它受到越来越多的观众欢迎,且拥有一批有实力的丑角演员和编写者,很快就打出了‘滑稽新剧’‘滑稽剧’‘滑稽喜剧’‘滑稽戏’的旗号,被独立和被‘专演’”[1]。事实上早自1913年亚细亚影片公司制作的电影《难夫难妻》开始,滑稽戏艺人就已经参与到国产电影的制作之中,“影片中的演员由一班文明戏的演员担任,‘只有男的,女角也是男扮’”[2],其中扮演女主角王小姐的丁楚鹤是当时新剧班上有名的丑角演员,而在滑稽表演时他的艺名是丁怪怪。[3]从《中国电影发展史》一书的相关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滑稽文化对于这一时期上海电影发挥了较大的影响[4],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对电影剧本题材选择的偏好上,还体现在滑稽艺人对电影活动的参与中,他们无...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与时俱进”与“博采兼纳”——破解苏州滑稽戏市场开发的艺术密码

艺术百家
艺术百家

一、世人瞩目的“苏滑现象”在全国348个戏曲剧种当中,滑稽戏无疑是一个年轻的地域性很强的小剧种。而在上千个专业艺术团体当中,苏州滑稽戏剧团则仅仅是一个市级小剧团。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剧团,却在自20世纪50年代建团后的70年间,一次又一次冲入全国人民视野,出现了一部又一部优秀的戏曲作品,并引起一场又一场的全国性轰动。仔细考察可以发现,年轻的苏州滑稽戏剧团在每一个时代都能生产出既有热点话题、又有艺术水准的高质量作品。代有所出,缕缕不绝。20世纪50年代,《苏州两公差》《钱笃笤求雨》《小山东到上海》等一批优秀传统剧目享誉艺坛。60至80年代,出现了一批与服务行业有关的现代滑稽戏,如《满意不满意》《小小得月楼》,这两部剧后来被改编为同名电影,进入全国人民视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型现代滑稽戏《快活的黄帽子》获全国戏曲现代戏观摩演出“优秀剧目奖”、中宣部首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第二届“文华奖新剧...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艺术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