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高寒草甸

低温中生多年生草本植物为主的草地,也称高山草甸。基本的水分来源是降水, 因此和温带草甸不同, 它是地带性的草地类型。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大洲的高大山系森林带以上的高山带,如亚洲的喜马拉雅山、帕米尔—阿莱山、天山、阿尔泰山、高加索山,欧洲的阿尔卑斯山,非洲的喀麦隆山,大洋洲的南阿尔卑斯山,北美的落基山,南美的安第斯山等。欧洲阿尔卑斯山(Alps)的高山草甸以其华丽的外貌, 独特的高山草地畜牧业和早期丰硕的研究成果而称著于... (本文共236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基于Landsat TM冬季影像的香格里拉高寒草甸分布的提取与验证

西南林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
西南林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

高寒草甸是分布海拔最高的草地生态系统[1],我国高寒草甸集中分布在青藏高原及周边高山地区[2]。滇西北位于青藏高原最南端,该区域海拔3 200 m以上的山区有大量的高寒草甸分布[3],这些高寒草甸不仅具有防风固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等生态功能[4-5],也是滇西北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高寒草甸生态系统具有内在的脆弱性[6],在气候变化[7]、过度放牧[8]、旅游踩踏[9-10]等因素的影响下,滇西北的高寒草甸出现了逐步退化的趋势[11],如何快速识别、提取滇西北高寒草甸,即提出一种在区域尺度上定量评估高寒草甸分布的方法,对滇西北高寒草甸的动态变化监测、合理利用具有重要意义。遥感影像具有观测范围广、观测时间序列长、观测周期短等特点[12],为在区域尺度上提取高寒草甸提供了新的手段,特别是光学遥感影像已经广泛应用于高寒草甸的监测和保护管理。葛静等[13]结合野外样地数据和MODIS卫星遥感数据,获得黄河源东部地区高寒草甸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浅谈生境干旱化对高寒草甸植被的影响

林业科技通讯
林业科技通讯

高寒草甸在我国主要集中分布在青藏高原片区,是我国十分重要的草地生态系统类型,也是世界范围内高寒地区最广泛最常见的植被覆盖类型。高寒草甸植物种类丰富但生态系统较为脆弱,受低温、干旱、1积水等恶劣环境条件的影响较大,没有很强的抗干扰能力。现如今全球气候变暖进程加快,生境干旱化的发生频率增大。高寒草甸植物本身就生长在干旱半干旱的高寒地区,水分对其生长生存的影响很大,水分的缺失会导致高寒草甸的退化,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根据西藏地区现有的气象观测站1971—2010年数据资料来分析西藏高寒草甸地区的气候湿润程度,研究发现在时间和空间领域,高寒草甸的气候湿润度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湿区面积1990年占总面积的94.61%,但十几年后下降了约11%,说明青藏高原地区的高寒草甸整体呈退化趋势[1]。另有对长江黄河源区高寒草甸的研究也佐证了这一观点,自2000年以来源区的高寒草甸表现为生境破碎化、干旱化加剧、覆盖率降低。究其原因主要是气温升高带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林业科技通讯》

不同利用方式下高寒草甸植被生物量分配格局

草原与草坪
草原与草坪

草地生态系统作为陆地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涵养水源、调节气候、保护生态与陆地生态系统碳循环等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1]。我国草地分布广泛,其面积约为3.9×108hm2,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41%,生态系统碳储量约占我国陆地生态系统碳储量的16.7%,在我国陆地生态系统碳循环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草地生态系统植被生物量主要由地上和地下部分组成,而地下生物量的占比则高达80%[3];由于地下生物量的研究数据相对匮乏,使得科研人员在估算草地生物量时常存在一定的偏差。目前,主要有两种估算草地生物量的方法:一种是模型法,即通过环境参数估计地下生物量[4];另一种是推算法,通过地上生物量与地下生物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即根冠比(R/S)来推算地下生物量[5]。由于通过根冠比来推算地下生物量更为方便,故该方法是目前估算草地地下生物量的最主要的方法之一[6-7]。但是,相较于模型法,根冠比推算法的准确性则会大打折扣,尤其是进行不同利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与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