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3)人口的流动

人口流动,可以有mobilty(移动性) 和fluidity(流动性)两种解释。按前者解释,可以分为两种移动现象:①、Vertical mobiliy,即垂直的、职业间或阶层间的移动;②、horizontal mobility,即水平的、地区间的移动。〔参照: p·A·Sorokin,Social Mobility(索罗金:《社会移动》),1927年〕关于日本的职业变动,1955年,日本社会学会所进行的调查(日本社会学会调查委员会:《日本的社会移动》,《社会学评论》25,1956年)中,曾做了较详尽的分析。根... (本文共2669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珠三角城市群人口要素流动与治理对策

规划师
规划师

0引言当前制约我国城市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城市之间社会要素流动不均衡,这种不均衡集中表现为长期以来的人口、资本、资源等生产要素从农村向城市、从小城市向大城市的单向流动,且城市间要素流动不顺畅、要素配置不合理的情况仍然突出。人口要素(包括人口的数量与质量、人口的年龄等)是生产力要素中最活跃的因素。改革开放之初,外来资本与本地廉价的土地要素、外来流动人口要素的有机结合,造就了珠三角地区经济与城镇化发展的奇迹,使珠三角城市群成为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目前,珠三角城市群是人口要素流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如何在新形势下推动人口要素的有序流动与高效治理,继续发挥流动人口优势对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推动作用,仍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议题。流动人口的高效治理是人口要素自由流动和合理配置的重要环节。流动人口是指人口离开户籍所在地,以就业、生活、学习等为目的的长时间异地居住人员。流动人口包括流入人口和流出人口,其中流入人口是指流动到某一地区的外来非...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规划师》

新时期典型城镇化地区的人口流动研究——以福建省为例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人口流动和迁移是影响中国未来数10 a人口发展的关键议题.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人口迁移成为各地区人口规模和结构变动的重要因素,深刻影响着中国人口和城镇化的发展[1].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制造业等实体经济下行,沿海地区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的深度调整,逐渐出现了流动人口由东部向中西部回流和向家乡农村倒流、由制造业向其他产业分流的现象[2-3].2015 年末全国流动人口数量为2.47 亿人,比2014年减少了568 万,这是自20 世纪80 年代中国流动人口出现并持续快速增长以来的首次规模下降,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增速持续出现负增长[4].这表明,人口迁移流动正在发生着一些转折性意义的变化,由此将引发一系列具有重大理论和政策意义的问题需予以密切关注和深入研究,并在政策制定中及时予以回应[5].然而,国内外对中国人口迁移流动的研究长期聚焦于人口乡城间流动,对上述改变尚未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尤其是未能对新时期人口迁移...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迁出地视角下流动人口的回流意愿与影响因素分析——以四川省调查数据为例

山地学报
山地学报

中国人口流动的格局具有外出与回流并存的“双向化”特征[1-2]。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回流城镇化”现象引起学者的关注[3]。不同研究尺度下,人口回流具备不同的空间格局。在流出地视角的省域尺度下[4],四川、云南等中西部省份的外出人口回流意愿明显高于东部。在流入地视角的市域尺度下[5],直辖市与普通地级市流入人口的回流意愿高于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在县域尺度,流动人口回流的首选地区是户籍地所在乡镇与户籍地所在县城[6],但户籍地所在县城比户籍地所在乡镇更能吸引回流人口[7]。人口回流现象与内外多种因素有关[8-9]。内部因素主要指流动人口的个人动机,外部因素则与区域发展相关。从内部因素层面分析,个人与家庭变量影响人口回流意愿,例如,个人的年龄、收入、受教育程度与家庭成员数量等[7,10]。新生代流动人口的回流意愿还会受个体“客观因素”与“主观感知”的双重影响[11]。从外部影响因素来看,流入...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地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