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历史语言研究所

台湾“中央研究院”机构之一。该所从事中国史学研究与古籍校证、语言学研究、考古学研究、人类学研究及... (本文共128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新学术的建构——以傅斯年《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报告》为中心的探讨

文史哲
文史哲

《国立中央研究院年度总报告》收有《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报告》,现存有1928年至1939年,共九册。其中从民国十七年度至二十四年度,每年一册;第二十六二十八年一册。《中央研究院工作报告》现存有民国二十四年十一月、三十年十月、三十一年十月、三十二年九月、三十三年、三十四年、三十五年二月、三十六年二月、三十七年二月诸册,共9册,内亦收有《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报告》或史语所部分,内容比较单薄。作为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的傅斯年是这些工作报告的责任人或文件提供人,应属无疑。如1942年10月《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报告》就有落款“负责填报者:傅斯年”的字样①。1928年8月18日傅斯年给杨杏佛的信中曾提到总报告一事:“7月份报告及职员表均录已出示者,弟甚抱歉,原因助员有两位放暑假,弟未能代签,故姑则待之,今已寄出矣。总报告因有照像文件等,请许弟于本月末寄出至感。”②可证傅斯年是《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报告》的撰稿人或责任人。基于此,笔者在...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史哲》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易误三题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1928年,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广州成立,主要从事历史学、语言学、考古学等学科的研究,所长为傅斯年。1949年前后,原“中央研究院”的一部分改为隶属中国科学院,一部分组织和人员迁往台湾地区。由于历史和政治的缘故,人们对“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存在某些错误的理解,下面分析一下其中容易被误解的三个方面。1.关于机构名称的书写要不要加引号的问题。现在,大陆学者在写“中央研究院”一词时常常须加引号,写作“中研院”“中央研究院”,如果是专门用来指称我国台湾地区的“中研院”,那是对的。但人们在称述民国时期的中央研究院时,在相关的行文中不必添加引号,以署“……中央研究院……”(省略号代指行文内容)为宜。当然,在特指或强调这一研究机构时,加引号也无不可。也就是说,1949年以前的中央研究院可不加引号,也可加引号;1949年以后则必须加引号。2.关于历史语言研究所是一个研究所还是两个研究所的问题。在民国时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档案视角:内迁李庄之历史语言研究所

沧桑
沧桑

抗日战争爆发后,许多科学研究机构不得不辗转内迁。本文拟从已查阅的部分档案,对抗战时期迁于李庄的历史语言研究所之生存和工作状况作一梳理分析,以期使学者同仁和社会对这段曾经淹没的历史有一全面的了解和掌握。一、抗战前历史语言研究所建立概况及西迁李庄之经过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于1928年4月10日,公布国立中央研究院成立,其性质和任务是:“为中华民国最高学术研究机关。任务为:一、从事科学研究;二、指导、联络、奖励学术之研究。”[1]从此一个组织、指导全国科学活动的独立研究机构诞生了。后由傅斯年提出的:中央研究院设历史语言研究所[2]的建议被采纳。1928年10月,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宣告成立,傅斯年被聘为所长。历史语言研究所内设四个组:历史、语言、考古、人类学组。分别聘请陈寅恪、赵元任、李济、吴定良为各组主任。1937年11月,由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代理中央研究院总干事职务,担负中央研究院西迁之重责。历史语言研究所也开始了颠沛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