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表记第三十二

【经文】子言之:“归乎①! 君子隐而显,不矜而庄,不厉而威,不言而信。”子曰:“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是故君子貌足畏也,色足惮也,言足信也。《甫刑》曰②:‘敬忌而罔有择言在躬。’”子曰:“裼袭之不相因也③,欲民之毋相渎也。”子曰:“祭极敬,不继之以乐;朝极辨,不继之以倦。”【今注】①归乎:“归乎”以下四句是孔子周游各国,诸侯莫能用,心厌倦而讲的话。②《甫刑》:《尚书》篇名,也称《吕刑》。③不相因:因,因循... (本文共12013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礼记》

相关文献

从《表记》《坊记》的内容和形式看子思的思想“转换”

科学·经济·社会
科学·经济·社会

我们在推测《礼记》的《坊记》《中庸》《表记》及《缁衣》四篇,以及《五行》的“经”部分均为子思之著述时,需要进一步说明《中庸》文献的古层部分及《缁衣》与《中庸》文献的新层部分及《五行》“经”之间存在的思想上的差距。按照朱熹的分章,《中庸》古层系第二章到第二十章前半,也就是以“中庸”为中心议题的部分(1),在此我们将这部分暂称为“中庸古本”。如笔者前文所述,“中庸古本”及《缁衣》的作者几乎没有表现出对人内在的兴趣。二者根底上的共通之处是:将“名”所附随的“中庸”作为行为基准的思考模式。比方说,通行“君”“臣”“父”“子”等名的集团中存在集团成员普遍认定的各名称的“合宜性”,那么各名的使用就以这种“合宜性”为标准(1)。但是,二者仅讨论了“言”和“行”的理想状态,对“言”“行”背后的“心”却没有涉及。只要“言”“行”在他者的观察中保持一致,且具备“恒”的话,就足够了,“心”的理想状态则不在论述范围内。与之相对,《中庸》新层部分(即《中...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