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柏拉图

古希腊著名理念论哲学家。出身于雅典的名门贵族,他的父亲阿里斯顿是阿提刻最后一个王的后裔,母亲是雅典奴隶主著名的政治改革家梭仑的后代。柏拉图幼年受过很好的教育,最初爱好文学和数学,写过诗和悲剧,后来研究哲学。据说他曾跟随克拉底鲁钻研过赫拉克利特的学说,还研究过爱利亚学派和毕达哥拉斯的学说,并接受了智者的影响。他在20岁左右,从学于苏格拉底,跟随苏格拉底达8年之久,成为苏格拉底的忠实信徒。苏格拉底被雅典民主派处死... (本文共4169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对柏拉图法律思想的重新解读

环球法律评论
环球法律评论

柏拉图青年时代是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度过的,他目睹了当时希腊社会的混乱给城邦公民带来的悲惨遭遇。正如修昔底德所说,那是一个“混乱”的时代。〔1〕我们知道,政治的一个重要任务是保持社会有序和谐,而法律乃是实现这一秩序的最权威手段。综观柏拉图的平生,他都在为希腊城邦的社会秩序进行不断的思考和探讨。但是,他并非肤浅地停留在法律制度层面,而是从哲学和道德哲学入手,从真正意义上的法哲学角度去探讨社会法制和秩序。可以说,《理想国》是柏拉图探讨哲学和道德哲学的重大智慧结晶,《政治家篇》和《法律篇》才真正在《理想国》的基础上构建城邦的政治法律制度。所以从总体上讲,柏拉图的法律思想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有着深厚理论基础的法治思想,而非什么由人治到法治的过渡,更非什么人治思想。一柏拉图法律思想的哲学基石柏拉图的“相论”体现了他的本体论哲学和辩证法思想,他的正义论道德哲学又是他的法律思想的出发点和归宿。他寻求真理不仅是为了否定意见,更体现了他对宇宙本质和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环球法律评论》

重新发现柏拉图——近代早期的柏拉图诠释与主体主义的兴起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重新发现和重新诠释的柏拉图哲学构成了近代早期哲学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内生性动力。在与经院哲学的对抗中,柏拉图被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塑造成了亚里士多德的对立面。柏拉图哲学所包含的创世思想比亚里士多德的自然主义更加接近基督教的创世观念。而其不朽的个人灵魂与神圣本体的统一更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重要哲学基础。此外,近代早期的哲学家们还进一步强化了柏拉图哲学的二元论色彩,以此驳斥亚里士多德的经验主义物理学,并且通过以柏拉图理念论为基础的数学本体论的发展,促成近代理性主义和数学科学的形成。可以说,一方面,柏拉图的思想对近代早期欧洲哲学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另一方面,近代早期哲学家们对柏拉图的诠释又反过来为后世塑造了一个经典的、带有鲜明二元论色彩的柏拉图形象。本文以近代早期的柏拉图接受史和诠释史为主线,深入探究柏拉图的哲学遗产对近代理性主义和主体主义的兴起所发挥的重要影响,并以此为前提,揭示二元论式的柏拉图诠释范式如何在这一时期兴起...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论康德的柏拉图诠释及其影响下的现代柏拉图研究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英国哲学家怀特海曾经说过:“对欧洲哲学传统的最保险的一般性描绘莫过于:它不过是对柏拉图的一系列注脚。”[1]我们都从怀特海低调的赞美中看到了柏拉图之于整个西方哲学的深远影响和重要意义,却似乎很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这个漫长而又复杂的传统中,有太多不同主张、不同立场、不同信仰的人们都在援引柏拉图的这种或那种观点作为自己的先驱和后盾,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理解与继承的是真正的柏拉图的思想,而他们的阐释也为我们塑造出了全然不同的柏拉图形象。对于欧洲哲学史上那些伟大的阐释者来说,诠释柏拉图并不单单是为其做注释,他们所要做的不仅是揭示某种思想的历史背景与影响,或者还原作者当时的心理状态,更是要重新创造、重新生发出这一思想本身[2]。每个时代都有哲学家试图通过对柏拉图的诠释来展开自己关于某些普遍和永恒的哲学问题的思考,这使柏拉图能够始终活跃在每一代哲学家的当下。也正因如此,不同时代的哲学家们不可避免地将自己的问题、理想与方法带入到了对柏拉图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