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阿尔弗雷德·施密特

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和生态马克思主义者。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中的左翼代表者,承继卢卡奇等人开辟并由霍克海默、阿多诺等人继承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和研究路径,在许多方面都提出自己的新问题、新观点。对于马克思主义与本体论的关系,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非本体论的,马克思主义的很多理论范畴像“人” “自然”等都不能从本体... (本文共389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论阿尔弗雷德·施密特对恩格斯自然辩证法的批判

苏州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苏州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阿尔弗雷德·施密特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正统继承人,坚持了从卢卡奇肇始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传统,即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持批判性态度。他认为,卢卡奇在《历史和阶级意识》中最早指出恩格斯的“错误”,其“错误”的根源是恩格斯步入了黑格尔的后尘,把辩证法的方法扩大到对自然界的认识中,而辩证法的各种规定根本就不存在于自然界中。施密特在《马克思的自然概念》中对卢卡奇的这一观点进行了丰富、发展,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提出了新的批判性看法,其目的是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进一步夯实人本主义的哲学基础。那么,施密特的批判是如何展开的?有什么意义?我们又该如何回应呢?一、施密特论恩格斯自然辩证法的“缺陷”施密特通过区分马克思与恩格斯的观点差异、揭示恩格斯的“逻辑矛盾”,以及判定恩格斯与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的关系等方式对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提出了十分尖锐的批判。他试图证明三个观点:恩格斯背离了马克思的自然概念、恩格斯的理论存在前后不一致的问题、恩格斯的观...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论阿尔弗雷德·施密特的非本体论马克思主义观及对其的批判性回应

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一直以来,研究者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创始人及其基本观点(如卢卡奇、葛兰西、科尔施)、法兰克福学派和流行的新兴马克思主义派别(如分析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生态马克思主义)。对于像阿尔弗雷德·施密特(Alfred Schmidt)这样缺乏庞大理论体系和“爆炸性”犀利观点的非奠基性思想家而言,尽管其是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左翼代表,但相比于其他核心成员如马尔库塞、哈贝马斯和霍耐特等人,其关注者仍寥寥无几。实际上,他的博士论文《马克思的自然概念》继承了由卢卡奇等人开辟且由霍克海默、阿多诺等人继承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和研究理路,提出了许多深刻的新观点、新问题和新看法,尤其是对于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的研究,直接决定了他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方面的态度,由此展开的一系列论证过程是精彩、充满智慧和富有启发意义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施密特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表征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早期和中期西方马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阿尔弗雷德·施密特对“自然”概念的解读与误判

理论建设
理论建设

毋庸置疑,阿尔弗雷德·施密特(以下简称施密特)在他的著作《马克思的自然概念》中运用了马克思大量的文献有益地解读了马克思的一些观点和理论,尤其是在阐述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这一方面。但是,由于诸多主观和客观原因,施密特在思考马克思相关著作中人与自然关系的时候,把马克思对这一领域的理论误判为“乌托邦理论”。本文试图通过对施密特思想的解析,使人们认识到马克思不仅不可能是“哲学史上最大的乌托邦主义者”,而且是一位批判乌托邦主义的、出色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家和实践家。一、施密特从总体上对马克思的评价与定位(一)马克思是黑格尔的忠实“追随者”施密特认为,“正由于马克思在否定一切抽象的乌托邦这点上完全和黑格尔相一致,恐怕他就成为哲学史上最大的乌托邦主义者。”[1]135事实上,马克思反对抽象地对未来社会进行细节性的设计和展望,不能因为马克思“否定一切抽象的乌托邦”就认为其共产主义理想是一种“乌托邦理论”。马克思对未来社会的构想仅限于指出其主要原则、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理论建设》